刀塔自走棋手游ios > 言情小說 > 嬌妻駕到之世子傾城 > 164、完敗(1)

刀塔自走棋阵容模拟器:164、完敗(1)

作者:輕輕子衿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熱門推薦:絕命毒尸、?;ǖ奶碭呤?/a>、桃運神戒、五行天、最強逆襲、都市之大仙尊、少年王、極品桃花運
一秒記住【書迷樓小說網 刀塔自走棋手游ios www.hrnku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被他看的臉熱,蘇曼卿微微垂眸,臉頰染上了絲絲粉色。

    拉著袖子的手緊了緊,低低道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她是來鬧事的?!?br />
    她來的不久,卻也從余蝶的說辭中,聽出對蘇家的惡意。

    鳳珩輕輕嗯了一聲,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。

    那邊,從鳳珩出現下令找柳譯大師開始,肖琴的臉色就變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只要那位柳譯大師趕來,余蝶之前所說的一切,就都白費了。

    她想提醒余蝶兩句,還未開口,余蝶就先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琴,他是誰家的公子???”

    余蝶的眼睛,幾乎黏到了鳳珩身上,眼中全是癡迷。

    “他多大?如今可有婚配?”

    這是看上鳳珩了?

    肖琴微微咬唇,戳破了她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他是蘇家的人,只是一個孤兒,不過早就跟蘇曼卿定親了,蝶兒你就別想了?!?br />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余蝶緋紅的小臉,頓時黯淡了下來。

    早就定親了?

    還是跟眼前那個蘇曼卿?

    瞧著兩人相握的手,視線相交間那隱隱透出的親密,余蝶頗為不服氣。

    “蘇家這種奸商,哪里值得這般好看的公子當他家的女婿!”

    “那個蘇曼卿也是,瞧她那尖牙利嘴的模樣,明擺著就不是什么好人!”

    虧之前小琴還說,蘇家的女兒天真單純,沒什么心機。

    小琴肯定是被這女人騙了。

    余蝶正說的痛快,突然鳳珩的視線掃了過來,她一怔,小臉上露出了自認為最甜美的微笑,想在這位好看的小公子心里,留下一個好印象。

    鳳珩只瞥了她一眼,視線就落在了肖琴身上,鳳眸微瞇間,一抹凌厲之意悄然浮現。

    面上卻依舊淡然,問道。

    “肖小姐,聽聞你們肖家重操舊業,已經在對面開了一間金鋪?”

    被點名點姓,肖琴不好不接話,微微福了福身,巧妙轉移了話題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不過肖家的金鋪都是三年前的老款式,聽聞蘇家的金飾款式新穎又出彩,我便想著來瞧瞧?!?br />
    鳳珩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,“那肖小姐這所謂的瞧瞧,我還真是不敢恭維,就這么一瞧,就將蘇家的金飾貶低了個遍,這位小姐的眼光可真是高呢?!?br />
    這話的意思,就耐人尋味了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也都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鳳珩一點明肖琴的身份,有些人就自動聯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肖家自己開了金鋪,不看自己店里的金飾,跑來蘇家鋪子里瞧瞧,瞧就瞧,還出言將所有東西都貶低了個遍,大罵全都是垃圾。

    這哪里是瞧瞧的姿態?

    分明就是來故意抹黑的嘛!

    這般一想,眾人就更不相信之前余蝶說的那些話了,甚至有些對肖家金鋪有些好感的人,這下也全然成了惡感。

    看著周圍的客人一個個變了臉,肖琴俏臉慘白。

    她想解釋一番,又無法證明余蝶說的話不是她授意的。

    畢竟余蝶是和她一起來的,這是大家都看見的事。

    肖琴還在想著要如何解釋,余蝶卻全然沒有注意到這些。

    她依舊癡癡的瞧著鳳珩,甚至忍不住開始搭話。

    “你是姓鳳么?真好聽的姓,我能叫你鳳哥哥么?”

    她還是第一次瞧見這樣好看的人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說,站在那就是一道風景。

    就連他勾起嘴角嘲諷人的時候,都好看的不似凡人。

    鳳珩蹙起了眉,沒理她。

    余蝶依舊不依不饒,“鳳哥哥,你別先生氣,我剛剛沒有針對你的意思,只是在說實話,蘇家的金飾質量真的不是很好,要是不信,你可以去我家的鋪子看看?!?br />
    她自我宣傳,就像開屏的孔雀,努力想要展現自己,在鳳珩心里留下一個好印象。

    “我余家的金飾,也是極為有名的!”

    余家?

    金飾?

    鳳珩腦中立即猜到了余蝶的身份。

    江城離湖城極近,兩城經常有往來,如果他沒記錯的話,湖城有一戶姓余的商戶,也是以金飾發家的,正好能跟余蝶所說的對上。

    只是,她哪來的自信,余家的金飾就比蘇家的強?

    鳳珩依舊不理她,摸了摸小姑娘的頭,偏頭問。

    “柳譯大師還沒到么?”

    掌柜的回了一句,“鳳少爺,大概還要等上一刻鐘,柳譯大師離鋪子有些遠?!?br />
    “嗯,那就再等等?!?br />
    一連兩次被鳳珩無視,余蝶眼中滿是失望,即便如此,她的視線也不曾離開過鳳珩。

    似乎在尋思著,要怎么引起鳳珩的注意。

    至于肖琴,早就被她遺忘到天邊去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肖琴手心都掐出血來了,手心的痛意也讓她漸漸理智下來。

    再看見身邊的余蝶,她只覺得自己這次拾掇余蝶就是個錯誤。

    余蝶如趙詩詩一般,一見到鳳珩就走不動路了,這種人如何能下狠心對付蘇家?

    不信,她得再換一把刀才成。

    就在兩人沉默間,一刻鐘時間悄然而過,而柳譯大師,也終于到了。

    小二引著一個墨蘭長袍的老者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這位老者約莫五十來歲,頭發已有小半花白,國字臉,倒稍眼。

    此刻他走了進來,腳步有力,身板挺直,眼神也亮的驚人,倒是有幾分大師的氣勢。

    鳳珩和蘇曼卿見著他,微微福身。

    “柳譯大師?!?br />
    柳譯也不敢受他們的禮,這可是他的東家,是他的財主。

    “小姐、鳳少爺?!?br />
    他側身避開了,笑吟吟問道,“不知道鳳少爺請老朽來,所謂何事?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?!?br />
    鳳珩指了指被余蝶扔在一旁的梅花鏤空翡翠金簪,“大師,這支金簪出自你之手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柳譯摸了摸胡子,“是,這正是老朽的作品?!?br />
    自己制出的簪子,自然沒有認不得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大師覺得,此金簪售價八百兩,可是蘇家刻意抬價?”

    “八百兩?”

    柳譯搖頭,“說實在的,老朽的手藝遠不止這個價格,東家給的材料也是上好,老朽覺得,千兩之上的定價,更為合理?!?br />
    作為江城唯一一個,能將質地算不上堅硬的金飾,做成活靈活現各式鏤空款式的大師。

    柳譯有資本說這句話。

    隨著柳譯的話落音,在場圍觀的客人,面色都變了。

    聯想起肖琴和余蝶的身份,一個個都認定了,肖琴和余蝶就是刻意來找事的。

    什么蘇家的金飾質量就有問題,分明就是刻意抹黑,把他們當傻子。

    當即,也沒人管她們了,眾人都找上了掌柜,說要買下那支梅花鏤空翡翠金簪。

    這金簪可是出自大師之手,按柳譯大師本人的意思,金簪的價格遠不止八百兩,要是能以八百兩的價格買下,那不是占大便宜了?

    誰敢肯定蘇家下次不會漲價?

    再說了,柳譯大師的名氣,在眾夫人圈還是很響亮的,有一支由柳譯大師制成的金簪,也是一種臉面。

    一連好幾位夫人要買下梅花鏤空翡翠金簪,掌柜的一時間還在愣神。

    那邊,幾個夫人已經爭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出九百兩!”

    反正柳譯大師說了,那金簪的價格,應該在千兩之上,九百兩也不虧。

    “我出一千兩!”

    能想到這一點的,也不止一人,頓時幾人就開始加起價來。

    從九百兩,一直加到了一千兩百兩。

    掌柜的既欣喜又為難。

    欣喜的是,這個價格大賺了,可為難的是,梅花鏤空翡翠金簪已經被那位姑娘捏扁了,鋪中也沒有第二支梅花鏤空翡翠金簪,這可怎么辦?

    他求救的視線,投向鳳珩。

    鳳珩了然,“大師,那邊有位夫人看上了大師的作品,只是梅花鏤空翡翠金簪已經被那位姑娘損壞,不知道大師能否再制一支?”

    “這個自然可以?!?br />
    柳譯是大師,大師都有脾氣,換成別人他理都不會理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的財主,他還是很好說話的,當即就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那位夫人喜不自禁,當場就付了銀錢,掌柜的也答應,待柳譯大師制好金簪就派人送去府上。

    到此,這件事總算事了。

    圍觀的客人,也漸漸散去。

    也是這時,鳳珩終于看向了余蝶。

    “這位姑娘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余蝶眼中一喜,面上也不住浮現點點紅暈,“鳳哥哥有什么話直說便是?!?br />
    鳳珩眉梢微動,應了她的要求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梅花鏤空翡翠金簪的價值,柳譯大師已經證明,小姐你毀壞了這支金簪,不知這八百兩可是現在付清?”

    余蝶愣住了,“八……八百兩?”

    “是,八百兩?!?br />
    余蝶的臉徹底紅了,是羞得,“我……我身上沒有那么多銀子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那些出門采買東西的夫人,誰會隨身帶那么多銀子?

    “哦?!?br />
    鳳珩不緊不慢,“沒關系,我們蘇家的伙計,可以上門去收?!?br />
    余蝶的臉更紅了,囁喏著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八百兩銀子,對于余家來自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可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,特別是,她還敗家的把簪子給捏扁了。

    余家又不止她一個子嗣,想想也知道,她回去估計是要挨罰了。

    這些鳳珩可不管。

    之前這人數落他家小姑娘的時候,他都聽著呢。

    別以為他不記仇。

    “王東,等會你跟著這位小姐回家,去府上把銀兩結了?!?br />
    名叫王東的小二,機靈應了聲‘是’。

    一切事了,鳳珩才牽著蘇曼卿的手,離開了金鋪。

    瞧著鳳珩和蘇曼卿離去的背影,余蝶不甘心的跺了跺腳,終于從鳳珩的影響中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捏了一下嘛,哪里值那么多銀子!”

    肖琴垂著頭冷笑,懶得理她。

    以前還覺得余蝶挺聰明的,現在發現,就是一蠢貨。

    “噯,鳳哥哥也是的,都不知道幫我說說話?!?br />
    余蝶還絮絮叨叨的,“不過小琴,鳳哥哥是真的長的很好看吶,你什么時候認識他的?他小時候也這么好看嗎?”

    她越說越后悔,“早知道,我就早點來江城玩了,說不定還能早些見到他?!?br />
    雖然心里已經覺得跟余蝶劃清界限,不過余家勢力大,余蝶好歹也是余家的小姐,肖琴表面上還是端著的。

    很是盡職的回答了她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私塾認識他的,他小時候跟現在沒什么區別?!?br />
    “是嘛?”

    余蝶眼睛更亮了,“小時候的鳳哥哥,肯定很好看!”

    她偏頭,抓住了肖琴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琴,我以后會經常來江城玩的,你一定要帶我去找鳳哥哥哈!”

    肖琴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心中卻笑的有些冷。

    常去找鳳珩?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當初趙詩詩那般喜歡鳳珩,為何突然就沒了念頭,還自己跑到了別莊去住,現在都沒回來。

    但她可以肯定,這事和鳳珩撇不開關系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危險人物,還要經常去找他?
加入書簽 (←)上一頁 目錄(回車) 下一頁(→)
本站推薦:財運天降、重生之都市仙尊、花嬌、好想住你隔壁、特種奶爸俏老婆、妖夏、總裁爹地,媽咪9塊9!、暖婚33天、隨身系統:暴君,娶我、我要做閻羅
《嬌妻駕到之世子傾城》章節(第一卷 164、完敗(1))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,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嬌妻駕到之世子傾城讓更多書迷知道。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,如有侵權請 刀塔自走棋手游ios,我們會盡快處理。
Copyright © 2019 刀塔自走棋手游ios(刀塔自走棋手游ios www.hrnku.icu)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