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塔自走棋手游ios > 仙俠修真 > 武道宗師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約會(兩章一起更新)

刀塔自走棋要买吗: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約會(兩章一起更新)

作者:愛潛水的烏賊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熱門推薦:一念永恒、九仙圖、一指成仙、武道宗師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、天下第九、斗戰狂潮、遮天
一秒記住【書迷樓小說網 刀塔自走棋手游ios www.hrnku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對練完畢,樓成看了嚴喆珂那邊一眼,便要靠攏過去。

    又被“大猩猩”蹂躪了一遍的蔡宗明正好路過,忍不住損了一句:“你們練了一上午的眉來眼去?;共還話??考慮考慮單身狗的感受吧!也考慮考慮我這個異地狗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樓成先笑了一聲,繼而找了借口,“我得確定明天的安排!”

    說完,不等蔡宗明回應,他幾個大步邁開,蹭蹭蹭就來到了嚴喆珂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準時啊~”郭青調侃了一句,擦了下額頭的汗水,往女更衣室返回。

    樓成與嚴喆珂相視一笑,皆看到了彼此的害羞,但沒了前幾天被打趣的尷尬,反而多了幾分難以言喻的甜蜜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我們的事了?”樓成隨口找了個話題。

    嚴喆珂的雙手交叉握在身前,側頭看向了旁邊,雙頰再次飛紅,啐了一口道:

    “我們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你自己表現得比較明顯,她總愛拿你來調侃我,說什么橙子多半在追你,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樓成笑瞇瞇問道。

    嚴喆珂頓時橫了他一眼,眸光流轉間,讓他心臟砰砰亂跳:“我什么都沒想!這種時候,我一般都是反過來開她和邱志高的玩笑?!?br />
    見樓成沒有表現得過分親近,與以往只是多了點打情罵俏,她似乎放松了不少,雙手不再交握,一只垂下,一只撩了撩馬尾里掙脫出來的發絲。

    “他們到底有沒有進展???”樓成順嘴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嚴喆珂略微皺了皺好看的眉頭:“沒什么進展吧,反正郭青最近挺煩惱這個的,你和邱志高在一個寢室,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嗎?”

    “他是學習狂魔,每天早出晚歸的,我們除了部分課能遇到,也就我睡前那么半個小時可以聊聊,總之,如果不是我們開玩笑,他不會主動提郭青的?!甭コ珊斂豢推裊飼裰靖?。

    自己已經追到了嚴喆珂,他和郭青能不能保持友好關系根本不必在意!

    說完,他話題一轉道,“明天我們是過去吃午飯還是晚飯?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,他心中早有有答案,但不管如何,首先考慮的必然是女孩的意見,如果女孩比較猶豫,那才自身快速做出決斷,這樣既尊重了女孩,又能顯得有主見有自信。

    嚴喆珂的眼睛可愛地往上看了看,沉吟道:“中午去吧,晚上要是被什么事給耽擱一下,說不定就趕不上最后一班校車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甭コ珊斂揮淘ケ硎玖嗽尥?。

    其實,他內心的想法是晚飯,因為中午十二點才結束特訓,過去會比較趕,而一上午的武道錘煉之后,自己倒是沒什么,嚴喆珂肯定比較累了,先洗個澡,睡個午覺,休息休息,才是正理,不過,既然女孩選了中午,自己舉雙手雙腳也得贊成,“和嚴喆珂約會”這句話里,重要的是“嚴喆珂”,不是“約會”!

    對于嚴喆珂的選擇,他隱約明白緣由,主要還是自己表白得太急,讓她接受得很倉促,還沒適應這種角色的變化,對晚上,對坐不上校車,有本能的畏懼,而這就需要自己用良好的表現來讓她一點點放開心防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微微笑道:“今天我要見縫插針地把紅羅武館的視頻和資料看一遍,明天得抓緊時間請嚴教練指點?!?br />
    噗……嚴喆珂失笑一聲,眉眼舒展道:“不錯,態度很端正嘛!還知道我是嚴教練~”

    就著這個話題,兩人聊得很是開心,目光交觸間回蕩著淡淡的甜蜜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郭青洗完澡,收拾好,從女更衣室內出來了,愕然看著兩人,嘴巴成圓形,脫口而出道:“你們還在嘮?”

    這都嘮多久了?她狐疑的目光在樓成和嚴喆珂之間來回打量。

    嚴喆珂忙故作正常道:“有時間再討論紅羅武館,我先去洗澡了?!?br />
    說完,她既不敢看樓成,也不敢看郭青,步伐匆匆,跑進了女更衣室,臉頰似乎又有潮紅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也去洗澡了?!甭コ苫乇芰斯嗌笫擁哪抗?,干笑兩聲,往男更衣室走去。

    這讓郭青忍不住撇了撇嘴,低聲道:

    “有古怪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翌日中午,對練剛一結束,樓成便飛快沖進了男更衣室,速度之快,讓人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他今天沒找嚴喆珂說話,因為已經約好,十二點五十分在校車站碰面!

    將全身上下仔細洗了一遍后,他沒等蔡宗明,直接趕回了宿舍,打開了衣柜,按照昨晚“情圣”的指點,挑了顯精神的那件短皮衣,換上了一條米色休閑褲,務求看起來干凈清爽。

    換好衣服,他按捺住激動的心情,來到洗漱臺前,認認真真又刮了遍胡子,弄了弄發型,恨不得將每個細節都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一番忙碌之后,他看了看手機,發現才十二點半,距離碰面還有足足二十分鐘,而從宿舍到校車站,以自己的走路速度,頂多五六分鐘。

    “先去等著吧……”樓成這么想著,心里既激動又興奮,既忐忑又緊張。

    這可是自己人生里的第一次約會!

    路過步行街超市時,他忽然心中一動,腳步一拐,直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從坐上校車,到香辣蟹弄好,怎么也得有個五十分鐘吧,也就是說,嚴喆珂得一點四十之后才有可能吃上東西,而她錘煉了一上午,正是最需要補充的狀態,到那個時候,肯定已經餓得很難受了!

    給她買點零食在路上吃!

    挑選的時候,樓成回憶著嚴喆珂曾經說過的話語,尋找著她的喜好。

    “嗯,她不愛吃甜的餅干,更喜歡蘇打口味的……不能買太多,會影響接下來的安排……”幾分鐘后,樓成拿著小袋餅干到了收銀臺,考慮了一下,又補了一小瓶礦泉水,沒要袋子,將它們分別塞入了自己的左右口袋。

    嘿嘿,得給個驚喜!

    抵達校車站后,他雙手揣入皮衣口袋里,以掩飾它們的鼓脹,沒等多久,便看見一道無限美好的身影娉娉婷婷走來。

    嚴喆珂內套粉色毛衣,外扣長款白色羽絨服,衣物自帶的帽子鑲著同色毛絨絨的邊,襯托得她嬌美又粉嫩,下半身則穿著黑色打底褲,雙腿顯得又長又直,腳上踏著少女風的雪地靴,透出幾分俏皮可愛。

    樓成看得有些出神,深吸了口氣,告訴自己要大方,要大氣,不能畏畏縮縮,然后拔出雙手,迎了上去,微微笑道:“你好像每次都會提前到?”

    走到近前,他才發現嚴喆珂背著個可愛的細帶雙肩小包,學生氣十足。

    嚴喆珂不像往常那么放得開,低頭淺笑道:“我很討厭別人遲到,將心比心,自己也就提前了?!?br />
    她討厭別人遲到……樓成記住了這一點,側過身體,指了指校車:

    “剛好,這班馬上出發,我已經買好票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毖蠁寸嫖⒉豢杉暗閫?,似乎有些羞澀,安靜跟著樓成,略略落后半步,一起登上了校車,找了連在一起的座位。

    讓她靠窗之后,樓成給自己打著氣,準備化解女孩的不自在,于是故意道:“這都好遲了,你肚子餓嗎?”

    嚴喆珂愣了一下,緩緩頷首道:“有一點?!?br />
    “到老校區得二三十分鐘,還要再打個車,最后又必須等待上菜,恐怕沒五十分鐘吃不上?!甭コ煽桃夥治雋艘槐?,忽地從兜里掏出了小袋餅干,“我,我給你帶了蘇打餅干,你先填個肚子,免得胃難受?!?br />
    嚴喆珂右手抬起,捂住了嘴巴,略顯驚訝地望向樓成,等看清楚那袋餅干的模樣后,眼睛里流淌出了明顯的喜意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吃幾塊吧?!彼偷退盜艘簧?,嘴角不自覺翹起。

    樓成趕緊幫她拆了包裝,遞了過去,嚴喆珂伸手接住,青蔥般的手指夾了一塊出來。

    她正要往嘴里遞,忽然頓住,低聲道:“我沒帶水誒,光吃餅干會很難受的?!?br />
    樓成笑瞇瞇“變”出了一小瓶礦泉水,擰開了瓶蓋,直視著她的眼睛道:

    “早給你準備好了?!?br />
    嚴喆珂粉唇微張,漂亮的眼眸里飛快掠過了一層朦朧霧氣,扭頭望向了窗外,貝齒輕咬嘴唇笑道:“我剛才就奇怪你口袋里塞了什么,原來是它們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她秀氣的吃完餅干,喝過水,樓成趁熱打鐵,拿出手機,播放了預先下載的一個視頻:“這是紅羅武館主將蔣國生的比賽集錦,嚴教練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紅羅武館的館主是位六品的丹境高手,叫做王輝,已經上了年紀,這次的主力是他徒子徒孫輩,為首的便是職業九品的蔣國生,親傳弟子,排行第五,三十四歲。

    嚴喆珂將頭靠了過來,明眸望著視頻道:“我昨晚認真研究過了,從網上資料看,館主王輝曾經有‘龍虎俱樂部’的背景,所以,他們的拳法帶著明顯的‘火部絕學’影子,擅長爆發,擅長進攻,有秘傳的‘火燒勁’,一旦打中,勁力炸開,會讓皮膚出現灼痛感,和你的火焰異能有些相似,但沒有你說的那種震勁?!?br />
    樓成也向她靠攏了一點,看著那柔順烏黑的秀發,聞著那若清似麝的香味,整個人都有點魂不守舍,幾乎快無法集中精神,只好強行使用凝水樁,認真道:“他們的打法確實很有‘侵略如火’的味道,爆發爆發再爆發,試圖在力竭之前將敵人活生生壓垮?!?br />
    “這一點上,蔣國生更持重,方同更狂暴,像是不受控制的火焰,但蔣國生在一記殺招上掌握得更好,似乎將全身勁力壓縮到了很小范圍內再爆發,有幾分丹境的味道了?!毖蠁寸嬪癲賒絨鵲廝底?,之前的緊張與局促不知不覺消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方同是紅羅武館另一位職業九品,館主王輝的徒孫輩,二十三歲的厲害武者,而有兩位職業九品的紅羅武館隊伍,在選拔賽里可以算中游了。

    一路交流著這件事情,抵達老校區時,樓成欣喜地發現嚴喆珂似乎恢復了平常的狀態,只是在自己偶爾凝視時還會臉紅。

    兩人行走在校園里,往最近的北門趕去,網約車等待在那里,路上春寒不減,風意很涼。

    樓成不自覺就偷偷看向了嚴喆珂的左手,女孩皮膚白嫩,手指修長,指甲蓋透著健康的粉紅。

    我如果牽一下,她會甩開嗎?

    咚咚咚!隨著這個想法的突然涌現,樓成的心跳瞬間加快,腦海里念頭紛呈,來回拉鋸。

    雖然她說要適應一下交往的狀態,但既然已經確定了關系,牽一下應該沒問題吧?

    這會不會讓她不高興,覺得我不尊重她,在她還沒調節好之前就強行拉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猶豫不絕時,嚴喆珂忽然將雙手插入了羽絨服兜里,笑吟吟道:“這天還是挺冷的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樓成無語凝噎。

    好嘛,不用掙扎了!

    嚴喆珂看了他一眼,奇怪道:“橙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怕你餓到,有點自責……”樓成說著真實的想法,但卻不是剛才的想法。

    嚴喆珂抿嘴一笑:“這是我自己選的時間,和你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說著閑話,兩人抵達了北門,坐上了網約車,來到了“鼎上香辣蟹”,這里兩點半才結束午市,樓成早就考查過,因此不擔心趕不上。

    “六只螃蟹,四百九十九那種?!幣豢吹椒裨?,樓成把早就考慮好的話語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第一次約會他就沒打算在意錢!

    服務員剛要記錄,嚴喆珂卻拉了樓成一下,抿了抿嘴唇道:“還是一百九十九的吧,螃蟹的味道都差不多,個頭越大,殼越重,不劃算,一百九十九這種剛好,再小一點,蟹腳就沒什么肉了?!?br />
    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視著樓成,表明自己的意見。

    見女孩如此堅持,又想到她外公家在江南,正是擅長吃螃蟹的地方,樓成也不是打腫臉充胖子的那種,點了點頭:“那行,就一百九十九的?!?br />
    “先要四只吧,你不是說后面還能當火鍋吃嗎?不是說他們家手打面很不錯嗎?光吃螃蟹就沒意思了?!毖蠁寸嬡險嫠檔?。

    樓成想了想,確實是這個道理,因此笑瞇瞇道:“還是嚴教練考慮得全面!”

    “那是~”嚴喆珂揚了揚下巴,眉眼帶笑。

    找了安靜位置坐好,兩人像平常一樣閑聊著各種事情,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,直到服務員將香辣蟹端了過來。

    香味撲鼻,樓成做了個手勢,讓嚴喆珂先進行品嘗。

    看著女孩笑吟吟夾起一塊,輕輕啃咬,他忽然又有些緊張,挺擔心不合對方口味的。

    嚴喆珂熟稔地將蟹腳里的肉吸了出來,閉了閉眼睛,含笑道:“味道真不錯,螃蟹肉質的甘甜沒丟,辣又特別開胃?!?br />
    呼……樓成松了口氣,仿佛自己得到了贊揚,笑呵呵道:“那你多吃點?!?br />
    “你也別光看著啊,你可是能吃一塊五米飯的主力?!毖蠁寸媧蛉ち艘瘓?,眉眼彎彎。

    解決完香辣蟹和年糕,等待火鍋煮開時,她饒有興致問道:“橙子,明天你準備采用什么打法?”

    樓成早有思考,斟酌了下道:

    “如果紅羅武館重視一點,不會放著我的名字不去搜索,也就是說,他們應該了解我的打法,清楚我的擅長,除開火焰異能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是擂臺比武,那我肯定會全力以赴,不想著把底牌留到將來,所以,只要出戰,就用火焰異能開道,爭取快速解決對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到第二位對手,失去了出其不意,我想先假裝以重心如汞游動,一旦找到機會,立刻以暴雪二十四擊壓制,根本不給他們爆發的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次在心愛女孩眼前進行正式比賽,怎么能不拼盡全力?

    嚴喆珂左手托著臉頰,聽得很是專注,眸光似有璀璨。

    討論了一陣打法,吃過火鍋,兩人飽飽地結了賬,因為有折扣,一共花了九百多塊,對參加小武圣擂臺賽后“財大氣粗”的樓成沒造成任何心痛,反而覺得很值,女孩滿意就好!

    出了店門,樓成不自覺咳嗽了一聲,假裝若無其事地道:

    “我們往那邊商場走一走吧,消消食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毖蠁寸婷揮蟹炊?。

    兩人并肩走著,女孩身上似清似麝的香味一縷縷鉆入了樓成的鼻端,讓他又泛起了沖動和期待。

    快速瞧了一眼女孩,發現她雙手輕晃于身邊,沒揣入兜里,似乎是因為剛吃完火鍋,還比較熱的緣故。

    咚咚咚,樓成再次聽到了自己加快的心跳聲。

    要不要牽一下呢?

    她是還沒徹底準備好,可不是有些喜歡我了嗎,也答應了表白,牽手應該算是許可范圍吧?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樓成想拉而不敢拉,怕讓女孩不高興,怕她對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他靈光一閃,想到了之前蔡宗明教的辦法!

    要不試試那個?

    假裝去牽,又不真正牽到!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這個想法完全戰勝了其他,樓成再也克制不住,嘴上與嚴喆珂說著閑話,眼睛直視前方,右手則慢慢地慢慢地往旁邊伸去。

    咚咚咚!咚咚咚!雖然只是假牽,但樓成的心臟還是仿佛快跳出了胸腔,因為不知道女孩會做怎樣的反應,會有怎樣的心情。

    因為未知,所以忐忑,因為重視,所以害怕!

    咚咚咚!咚咚咚!

    樓成艱難地吞咽了口唾沫,右手有些僵硬又有些顫抖地往嚴喆珂的纖手拉去,觸碰到了女孩的手背,只覺肌膚細膩嫩滑,略微有些涼涼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聽勁感應里,嚴喆珂的左手猛地縮了一下,但又僵在了那里,沒有收回,保持著微不可及的接觸。

    這!樓成腦海似乎有道道光芒垂下,照亮了所有的黑暗,不敢看嚴喆珂,手掌一翻,緊緊握住了那略顯纖瘦的手掌,激動到了極點,興奮到了極點,緊張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原來聽勁還能這么用……

    身邊的女孩低著頭,數著螞蟻,樓成握著她柔弱無骨般的纖手,仿佛踩在了云朵,腦海里只有兩人肌膚相觸的地方,完全忘記了今夕是何夕,掌心都因為激動和緊張分泌出了汗水,只想就這么拉著嚴喆珂的手,一直走下去,最好永遠也走不到盡頭。

    周圍是什么風景,路過了什么店鋪,他完全忽略了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嚴喆珂才細聲細氣道:“我們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樓成呃了一聲,猛然驚醒,看向四周,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這走到哪了?

    他有些慌張地解釋道:“我,我太激動太緊張,沒,沒怎么看路……”

    而且掌心出了汗,濕漉漉的,嚴喆珂一定很討厭吧……強烈的懊惱充塞著他的心靈。

    嚴喆珂瞄了他一眼,突然抿嘴一笑,抽回了左手,取下了背包,拿出了紙巾,遞了過來,盈盈淺笑道:“你打擂臺賽似乎都沒出過這么多汗……”

    接過紙巾,擦干了右手的汗水,樓成一陣失落,一陣空蕩,覺得今天表現不夠好,應該沒機會再牽手了,得等下一次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忽覺手心一軟,女孩涼涼的左手伸了過來,輕輕握住了掌緣。

    這!

    樓成一陣狂喜,反掌緊緊握著,抬眼望去,只見嚴喆珂扭頭看向了另外一邊,晶瑩小巧的耳朵紅彤彤煞是好看,側臉肌膚如玉,吹彈可破,呈現出一抹驚心動魄的潮紅,艷若桃李。

    PS:寫這一章的時候,腦海里總會回蕩一首以前常聽的歌:第一次我,牽起你的雙手,迷失方向不知該往哪兒走……呃,這是不是暴露年齡了。。

    PS2:今天有事,在外奔波,兩章一起更新,六千字大章,晚上沒有了,不過這也正好適合一起更新,把約會這件事寫完重點,把選拔賽第一場的對手交代了出來,至于為什么不當做加更,因為經過我兩個月的作死,成功把存稿作死到沒有了。。完蛋了。。
加入書簽 (←)上一頁 目錄(回車) 下一頁(→)
本站推薦:天下第九、三寸人間、大符篆師、仙宮、大俠蕭金衍、大華恩仇引、天刑紀、劍來、一念永恒、武道宗師
《武道宗師》章節(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約會(兩章一起更新))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,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武道宗師讓更多書迷知道。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,如有侵權請 刀塔自走棋手游ios,我們會盡快處理。
Copyright © 2019 刀塔自走棋手游ios(刀塔自走棋手游ios www.hrnku.icu) All Rights Reserved.